目睹亲人被杀,又沦为性奴,90后姑娘竟这样复仇

2017-08-14 08:13:16

▼ 12月10日,2018年诺贝尔奖颁奖典礼在瑞典斯德哥尔摩举行 今年的诺贝尔和平奖授给了刚果医生穆克维格(Denis Mukwege)和伊拉克雅兹迪族少女穆拉德 (Nadia Murad) 在这个举世瞩目的盛大典礼中,获得如此重要的奖项,得奖人应该开心才是啊 可穆拉德和旁边的获奖者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全程冷漠脸 坐在座位上的她挂着一张扑克脸 站在台上演讲时,她也一直保持着苦瓜脸 诺贝尔奖或许对别人来说,是一生荣耀辉煌的象征 但对她来说,如果不是因为灾难和战争,如果不是因为她曾遭受过ISIS的强暴、殴打和监禁,如果不是她勇敢而幸运地逃出恶魔的掌控,如果不是她勇敢地选择让全世界知道她的故事她根本不会站在这里 她站在这里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呼唤正义,呼吁大家联合起来,共同面对不公和压迫 让我们一起发出我们的声音:没有暴力,只有和平,没有奴役,只有自由,没有种族歧视,只有公平和人权 在诺贝尔奖颁奖舞台上,她平静地说道: 非常感谢这个奖但事实上,这个世上唯一的奖赏是正义和起诉罪犯 没有什么奖可以补偿我们的人民和那些被杀的雅兹迪族人重建人民的正常生活,正义保护其他的族人,便是唯一的奖赏 对别人来说最重要的诺贝尔奖,在她眼里只是一种虚名而已,这一切荣誉跟她和她同胞们所受的苦难而言,算得了什么呢 我对诺贝尔和平奖一无所知, 我对每天在世界上发生的冲突和杀戮一无所知我不知道人类可以互相犯下这种可怕的罪行 这个少女安静的发言却有着巨大的力量她的遭遇,她的故事,让旁边坐着聆听的挪威王储妃梅特·玛莉特不禁潸然泪下 01 21岁那年,她坠入地狱 今年25岁的穆拉德和同龄少女比,少了一份活泼和朝气,多了一分稳重和憔悴她年轻的脸上,总是显得心事重重 几年前,她还是个天真的少女,她和所有的女孩一样,有自己深爱的家人,希望自己独立工作,创造美好的生活 2014年,穆拉德21岁,极端恐怖组织伊斯兰国(ISIS)突然袭击了她的家乡,伊拉克一个平静的小村庄克邱 村里的所有成年男性遭到集体枪决,穆拉德的6个哥哥也在其中之列年长的女性也被被杀后抛尸乡野,穆拉德失去了她的妈妈 一夜之间,穆拉德的家没了 年轻的她被送往性奴市场,在那里她们供人挑选,谁选中她就跟谁走 性奴是ISIS世界中的商品也是奖品伊斯兰法庭还主持性奴销售,ISIS武装分子在那儿能看到成册的性奴照片这是一门生意,甚至还有批发商 在这些惨无人道的恐怖分子眼里,性奴是他们战争的武器,也是泄欲工具,他们以宗教之名将强奸定义为对真主的祈祷当地古兰经背诵大赛的前三名,奖品竟然是赠送女奴一名 在性奴市场,一开始选中穆拉德的是一个大块头的家伙,穆拉德害怕极了,泪流满面她根本不敢抬头,无意中她的余光瞥见一个矮小的男人,她像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觉得小个子给她更多安全感,她求他带她走 可是换了一个主人,她的噩梦依然穆拉德曾经被烟头烫、被枪指着头逼他就范主人逼她穿着暴露的衣服,像对待畜生一样地强奸她 这样的生活,生不如死,她想过逃走第一次逃跑后,穆拉德被守卫发现,被抓回来的她只能接受更多的惩罚,主人将他扔进满是守卫的房间,他们一群人轮奸了她 就这样,穆拉德被折磨至昏死 她想自杀,也想一死了之,“我要求武装分子杀了我,可他们只想拿我们当性奴” 要么逃,要么死与其在这里被凌辱,还不如失败后抓回来一死了之 穆拉德准备再次出逃有一天,她趁主人不在,撬开门锁逃跑 然而逃往哪里呢 在摩苏尔的街头她害怕彷徨,生怕再次落入魔掌 “摩苏尔两百万人,我不再相信谁会帮助我”但命运已然在眼前,是魔鬼还是天使,她必须试一试 她敲响了一户人家的大门,祈求对方的保护 幸运天使站在了穆拉德一边素不相识的穆斯林家庭,答应帮助她逃脱在他们的帮助下,她凭着假证件一路过关,逃到了安全区 穆拉德是受虐女孩中的个案,无数人一次次逃脱,不得不面临一次次更惨的被抓命运因为ISIS建立了电子数据库,如果有人逃走的话,ISIS的检查站、武装分子就会全面戒备 有些逃走的女孩也碰上好心人家收留,但这些人家发现女孩没有家人接应时,为了避免麻烦,还是把他们交还给ISIS 能像穆拉德一样成功逃离的,真的少之又少 02 逃离魔窟后,她选择自揭伤疤 离开ISIS魔爪的穆拉德,从伊拉克偷渡出境,在伊拉克北部的杜胡克难民营住了一年后,她获得难民庇护,2015年来到德国斯图加特 她身边的姐妹,有些人和她一样来到德国,但经过ISIS的折磨,他们身心重创,有的人失明,有的人为了逃离强奸的厄运故意毁容 还有更多的姐妹正身处地狱之中,穆拉德决定站出来为家乡人民发声,控诉ISIS的罪行,希望引起国际社会的注意 要自揭伤疤不是件容易的事,尤其在众人面前一次次地讲述自己不堪回首地被凌辱强奸的经历 我身心俱疲,就像许多出面控诉的雅兹迪女孩一样,为了追求正义公理,我个人的生命暂停了,我没有专心自我康复,或设法在德国重建生活,我们的决定附带着很大的代价 在乔治·克鲁尼太太、著名人权律师 Amal Cloony 阿麦勒·克鲁尼的帮助下,2015年12月,穆拉德向联合国安全理事会讲述了她的故事 Amal阿麦勒敦促安理会15个委员会国家政府收集ISIS违反国际法律和战争罪的证据 穆拉德的遭遇上了世界头条,她将自己的故事写成书《幸存的女孩》,她的遭遇让全世界人了解了ISIS的可怕 从此她成了雅兹迪族最著名的代言人,她四处奔波,到处控诉罪行,请求国际社会解救她的族人 风雨之后,穆拉德也迎来了她的彩虹 她找到了自己的真命天子,他们有着共同的命运她老公阿比德也从家乡伊拉克的辛贾尔逃到美国,当过美国陆军的翻译,之后在NGO雅兹达工作 他们在一场竞选活动中相遇后,阿比德为她的勇气和毅力折服他决定陪她战斗到底 /// 诺贝尔颁奖典礼上,全场起立为这个勇敢的女孩鼓掌致意 台下的Amal远无平时社交场合的神采飞扬,她和台上面无表情的穆拉德一样,清楚地知道,她们的战役还只是刚开始 这世界上如果一定会发生血腥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