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危机快兜不住了!日本老奶奶们“主动”进监狱

2017-11-22 03:07:15

日本社会出现了一种奇怪现象:监狱里的高龄囚犯越来越多,其中不少还是慈祥的老奶奶 其中很多人犯罪的目的,就是为了进监狱 为什么放着日常的生活不过,非要把自己往监狱送呢 1 日本怪象:老奶奶们竟“主动”进监狱! 这已经是78岁的老人O女士第三次入狱了 原因是盗窃,而偷盗的东西似乎并不贵重:一瓶能量饮料,一罐咖啡,一罐茶,一个米饭团子,一只芒果……被判一年零5个月 谈到自己的狱中生活,她说: “监狱对我来说就是一个沙漠里的绿洲,一个放松和享受舒适的地方虽然我在这里没有自由,但是也没有任何操心的事儿有很多人可以聊天,还有富含营养的一日三餐” 近年来,在日本,像O女士这样的案例并不罕见 1997年与2007年日本犯罪者(被捕)年龄分布状况对比 从1997年到2007 年,十年间,日本犯罪者的年龄分布状况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青少年在犯罪总人数中所占的比例下降,而老年(60 周岁以上)所占比例却增幅明显老年犯罪的大量涌现,已经成为日本一个非常突出的社会问题 2007 年,日本 60 至 70 岁的犯罪人数是 1997 年的 2.5 倍,而 70 岁以上的犯罪人数增幅更是高达 4.6 倍,而且,这些罪犯中有相当大的比例是和蔼的老奶奶 这是日本老人胆子大了,还是日本法律对老年人的约束力下降了 问题没那么简单 这些“银色罪犯”往往是一犯再犯,反复入狱而另一方面,他们所犯的绝大多数都是行窃这种破坏性较低的罪行 日本法务省研究所2017年11月17日公布的《犯罪白皮书》显示,2015年全部出狱人员中,到2016年12月底,期间再入率(再次因犯罪入狱者占比)为18.0%,较上年下降0.6个百分点,呈下降趋势但若只统计65岁以上老年人,再入率则是23.2%,反而是上升2.8个百分点 各年龄层的再入率,65岁以上占23.2%,30至64岁占18.1%,29岁以下占11.1%老年人的再入率虽然每年都有变动,但相比其他年龄层始终偏高 而2016年的46977名“银色罪犯”中,盗窃罪33979人,占七成以上,相比之下较严重暴行仅为4014人,零头都占不到 可以看出,日本老人喜欢通过“犯小罪”来频繁入狱 “在监狱里,我还有更多乐趣,周围都是人,在这里我再也不觉得孤独了……” “当我出去之后,我又情不自禁地开始怀念监狱的日子……” “我觉得出狱之后,外面一点盼头都没有……” 他们为何爱上了常人避之不及的监狱 2 入狱是为了寻求家的感觉 促成这种怪象最重要的因素是孤独 “当人们感觉孤单时会萌发犯罪冲动,他们可以借此与人们接触”北海道警官芝田广和介绍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日本出现了历史上最孤独的一群老人 从1980年到2015年这35年间,日本的独居老人数量翻了近6倍,目前接近600万人 这是因为,子女越来越少了 一个国家,儿童的人口数量低于65岁以上人口数量即为少子社会,日本于1997年就进入了少子社会 2004年日本政府发布的《少子化社会白皮书》指出,总和生育率低于生育更替水平这个趋势似乎也没有逆转的希望:日本的第一次生育高峰在1947-1949年,第二次生育高峰在1971-1974年,第三次生育高峰至今连影子都没有 日本总务省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日本人口数量已连续4年呈减少趋势,人口总数降至约1.27亿,创下15年来新低其中,年满65岁者占人口总数超过25%,老龄化形势严峻 许多老人没有子女,加之与兄弟姐妹缺乏联系,自然倍感孤独 家庭的坍塌只是一方面,许多“银色罪犯”并不是茕茕孑立,他们也有配偶和子女然而这并不能让他们找到“家”的感觉,正如离广岛48公里的岩国(Iwaku)女子监狱的典狱长村中由美(Yumi Muranaka)所说的那样: “她们有的人有房子,有的有家庭,可是这并不意味着她们有一个感觉像‘家’的地方……她们觉得自己不被人理解,住一栋房子,更像是人生晚年的例行公事” 日本家庭结构统计资料显示,上世纪九十年代以后,65岁以上老人很少与子女共同生活,这使得膝下有子女的老人也常常无法得到陪伴 再加上,受整体社会环境和文化的影响,日本人在保持彬彬有礼的同时,也谨小慎微,与人拉开距离,老人既不愿给亲朋好友或邻里乡亲添麻烦,也不愿轻易寻求或接受他人援助,一些老人甚至根本不认识他们的邻居或者附近的人 日本NHK电视台以“现代人的孤独老死”为主题的采访合集《无缘社会》中,随处可见日本老人这样的话语: “我不想为了自己的事再给别人添更多的麻烦”; “要说死的话,我倒情愿一下子悄悄地死掉,给谁也不添麻烦”; “就算有孩子,我也不愿意给他添麻烦”; …… 没有子女陪伴,没有社会关联,这就是日本当前“无缘社会”中孤独的老年人 专家分析,这样的状况下,老年人期待生活中有新鲜事发生,这导致他们到商店行窃甚至反复犯罪 3 铤而走险因一个“穷”字 “去超市买蔬菜,看到一袋子牛肉,非常想要,但我知道,这对我来说,经济负担太重了于是我只好偷…” 在日本的老年人犯罪中,“为生计所迫”铤而走险偷盗商品,也是比较普遍的现象 据东京检察机关2007年调查,当年宣判的 139 名老年犯罪人中,有66.1%的男性是出于“生活贫困”,59.3%的女性则是出于节约(生活用费)的目的 你可能会感到惊讶,素称富裕的日本,为何老年人会穷到去偷东西 因为近三十年时间里,日本的“穷人”的确变多了这主要是由于日本从业人员中“非正式员工”比例越来越高 在日本,公司的职员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公司的正式社员,另一种则是非正式员工 [注:非正式员工,即“派遣员工”,由劳务派遣企业招人,再派遣到具体用人单位工作] 日本近年来非正式员工人数比例不断上升,到2008年已超过30% 官方数据显示,在雇佣之初,二者的工资有差距但并不太大;然而随着工作年限的增加,收入差距会越来越大,因为非正式员工的工资几乎一辈子也没有增长,而正式社员工作20年以后工资会增长一倍以上 在社会福利与保障方面,两者的差距更加突出 以养老保险为例,日本的养老金,由国民年金、厚生年金(或称为共济年金)以及非公共年金三部分组成但只有国民年金是所有20岁以上60岁以下的国民不分职业都参与的,从65岁开始平均每个月可领取5万7000日元(约合人民币3450元);平均每月高达9万7000日元(约合人民币6000元)的厚生年金,只有正式社员才能参加;只有领取厚生年金的员工,才能根据意愿参与包括企业年金和个人年金在内的“非公共年金” 换句话说,根据日本的养老金制度,正式社员的养老金待遇比非正式员工高出数倍! 此外,在日本正式社员与非正式员工社会保险入保率差异很大前者几乎是人人入保,覆盖率接近100%;而后者,失业、医疗、养老保险入保率,都只有五六成 在实际的操作中,用人单位还常常钻相关规定的空子,逃避为非正式员工缴纳社会保险的义务 如日本现行的《失业保险法》规定,非正式员工需满足如下条件,用人单位才有义务为其缴纳失业保险金:(1)每周的工作时间要在20到30小时之间,(2)持续雇佣时间要在1年以上因此一些用人单位就在雇佣时间上做文章,避免为非正式员工缴纳失业保险 工资更低、社会保障又跟不上,日益增加的非正式员工在晚年就步入了贫困的行列 女性,更是这种困局下最大的受害者 首先,日本的家庭格局多为“男主外,女主内”,女性参加工作的比例不算高即使工作了,70%的日本女性也会在结婚后离开工作岗位,全力投入家庭,这导致很多女性晚年根本没有退休金可拿 其次,参加工作的日本女性,主要选择也是成为非正式员工2005年以后,已有超过半数女性成为非正式员工,其中“家庭主妇”占有相当大的比例而且,日本的男女工资差距明显 最后,“主内”的女性原本还可以依靠丈夫的收入获得保障,但如今日本的经济增长缓慢,越来越多的丈夫也加入了非正式员工大军,整个家庭都面临着收入危机 日本政府一项报告显示,2014年有37%家庭负债,平均负债金额509万日元15.7%人口处于最低生活保障线以下…… 日本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7年,丈夫一旦不在了,孩子也不能提供帮助,晚年的她们会过得很贫苦 与此同时,她们要面临的是这样的物价: 看到这里,相信各位不难理解,许多入不敷出的老年人,尤其是那些“奶奶罪犯”,真的是为了填饱肚子,撇下颜面选择行窃 4 监狱真的给了她们“更好”的生活 孤独和贫困,这两大日本当代老年人面临的难题,在监狱中找到了“解决之道” 日本监狱的理念是通过劳作、学习各种技能来改造犯人,并以此确保犯人在出狱后能有一技之长,适应正常的社会生活 因此,关押的犯人会参与一些生产型作业,如木工、印刷、剪裁、焊接等,接规定每天工作时间不得超过8小时,平均工作时间为6.5个小时 除了传统的手工劳作,这些年日本监狱的劳动改造也与时俱进,出现了一些“时髦”的劳动内容: 服刑者们完成一天有组织的工作之后,可以在规定的时间内洗澡,洗澡时间为15分钟每天晚上还有2.5小时的个人时间,监狱配有图书馆、运动场,会定时播放电视及安排服刑者们自由支配的学习时间 犯人在监狱通过劳动,可以接触到更多的人,同时也体现了自身的价值 一位“奶奶罪犯”说: “在监狱的时候,有一天,我被表彰为最有效率和最严谨的代表,对我来说,这是唯一能抓住的工作乐趣后来我不能在那儿工作了,生活又变得索然无味了在监狱里,我还有更多乐趣,周围都是人,在这里我再也不觉得孤独了” 日本监狱的“硬件条件”,也相当可观 监狱的房间主要分为单人间与多人间(6人)除重要犯人以外,一般由被羁押者选择住单身还是共同居住室 除了窗户和桌子之外,房间里还有电视机,像极了一个普通的日本出租屋 除去公共卫生间部分,单人间平均每人的活动空间为6-7.5平方米,多人间也有平均2.5平方米的活动空间 监狱的餐食条件也不错服刑者一日三餐,有热量规定:主食为70%大米混30%麦饭,饭的标准热量为1100大卡,菜为1000大卡常见的食物有蔬菜、米饭、味增汤和秋刀鱼 监狱也很注重犯人的营养均衡,保持了和食的特色,并搭配有大麦茶、水果和乳制品 狱方表示,因担心犯人吃不好而造成情绪不稳定,还有人性化的套餐供其选择: 另外,囚犯在狱中劳动有按级别分的工资,可以得到多少不等的工资和津贴 津贴主要给服刑人员购买牙刷、牙膏、毛巾等日常生活用品 一经对比,日本社会的确存在“倒挂”的状况,一般的社会保障制度无法保障老人的日常生活,反倒是监狱设施齐全、生活水平有保证 有人“解闷”,有稳定的饮食居住条件,甚至还有“工资”赚,越来越多的日本老年人选择通过犯罪“主动”进入监狱“安享”晚年,看似怪异但其实并不难理解 当前,中国的老年(60岁以上)人口在总人口中的占比已经超过16%,老龄化社会的压力,在中国的身上同样显著,日本的现状堪称前车之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