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像登上美国纪念邮票,杨夏林,一生只做一件事!

2017-10-09 20:36:15

多数人因“钢琴之岛”而熟知鼓浪屿,其实鼓浪屿的美术成就也广负盛名对鼓浪屿美术做出最大贡献当属中国箸名山水画家、美术教育家杨夏林先生(1919-2004,别名杨嘉懋,福建仙游人)和他主创的厦门鹭潮美术学校(现为福州大学厦门工艺美术学院) 我们有幸与杨夏林先生长子杨维凡老师面对面交流,这位致力于美院精神传承和发展的艺术工作者,一路见证了工艺美院艺术学府创办发展的艰苦历程和父亲杨夏林一生曲折的经历和辉煌的艺术成就! 杨维凡——杨夏林、孔继昭之长子1946年出生,祖籍福建仙游,1980年移居澳门,现为国家一级美术师,港澳台美协理事,福建省美协会员,澳门美协会员 (以下内容为杨维凡口述,鼓浪屿美院编辑整理) 1992年11月杨夏林侨居美国于金秋季节在Hemmer街道 因为热爱,结缘美术 我父亲幼年时侨居印尼爪哇岛,12岁回国到厦门,就读集美中学;他从小就喜爱画画,抗日战争时期到重庆并考入当时中国美术界最高学府——重庆国立艺专,学习国画师从傅抱石、李可染、黄君璧、关山月、黎雄才等大师,成为傅抱石最得意的两个学生之一1945年以优异成绩从重庆国立艺专毕业后,担任重庆西南美专讲师和中国画系主任;1948年受恩师傅抱石邀请任南京中央大学任职,因当时编制问题,任医学院技师 中国画大师李可染先生(前排中间)同杨夏林夫妇(后排中间)一起 “一生只做一件事,就是创办工艺美术学校” 办学念头初萌发 1949年,我父母(母亲孔继昭,中国著名工笔女画家、美术教育家)南下厦门办个人画展;不久之后,正临厦门刚解放之际,急需一批绘画宣传人才,我父亲在老师张霞(地下党员)的动员下,决定留在厦门当时华侨有回国办学的传统,我父亲既有赤子之心,又毕业于正统的美术学院,是专业学绘画、教绘画的,有过硬的绘画功底,这就确定他办美术学校的决心,并陆续辞去北京、南京、扬州、杭州等地美术学院的聘请 杨夏林,孔继昭夫妇在画室 为培养美术人才,坚定办学 1951年,我父母和同是印尼归侨好友李其铮老师为培养厦门美术人才共同创办了厦门市文联美协“美术研究班”,开创了新中国美术史办学先河,研究班校舍在厦门深田里妙释寺路柯清园别墅(早期的174医院);1952年,“鹭潮美术学校”于鼓浪屿田尾路38号成立, 1953年又迁到鼓浪屿八卦楼(后为厦门博物馆,现为风琴博物馆),我们家的住房才从最开始的田尾路38号搬到鼓山路3号,结束了“住学一栋楼”的状况 1951年美术研究班 1952年鹭潮美术学校,杨夏林、孔继昭、李其铮与郑光耀老师在鼓浪屿田尾路38号楼前合影 1953年杨夏林在八卦楼前 1954年鹭潮老师于八卦楼合影 鼓浪屿田尾路  (杨夏林创作) △鹭潮美术学校在鼓浪屿的第一个校园 鼓浪屿八卦楼 (杨夏林创作) △厦门工艺美术学校在鼓浪屿的第二个校园 千难万苦办学路 1951到1953年是办学最困难时期,因经费的原因,我父亲将打算在鼓浪屿购置别墅的钱拿来修学校(当时学校八卦楼内没有楼板和天花板及一切附属设施,修缮后一层用来上课,二层用来居住)、编制教学提纲和买参考教材,1953年,我父亲知道北京有珍贵教材《南画大成》,特意赶往北京购买,恰在北京老同学司徒杰家中偶遇张晓寒老师,得知张晓寒老师有意南下执教,即以董事会名义特聘请他来厦门鹭潮美术学校任教;我父母两人还主动降薪,将自己的部分工资拿出来维持学校的日常开支,也到集美找到曾在新加坡支持过美术院校的陈嘉庚先生,向他面陈办校宗旨,希望能得到支持,陈先生也提出一些建议,如果不是公办,想办美术学校难度大,靠长期投资将难以维持;于是我父母及李其铮三人商量后决定自筹资金办学 柳暗花明又一村 1953年底,待到林采芝、罗丹等相继加入成立董事会,资金上给予了大力赞助,学校增加了资金来源,才勉强维持到1956年;1956年公私合营,民办学校就转为公办学校,同时更名为“厦门艺术学校”,因艺术创作氛围和技术条件优势成立了“厦门鼓浪屿工艺美术厂”,专门生产制造布袋木偶头、版画、仿古画等众多工艺品销往海外,这也为学校获得一部分的资金支持 几经曲折,工艺美院变更史 后来学校因各种原因,变更了几次校名:1958年更名为“厦门工艺美术学校”,1960年更名为“厦门工艺美术学院”,1963年更名为“福建工艺美术学校”,1989年成立福州大学工艺美术系;1993年挂牌成立福州大学工艺美术学院;2000年正式并入国家“211工程”大学——福州大学 鹭潮美术学校不同时段校徽 可以说从1952年至今,学校培养了一批又一批优秀的工艺美术人才,彻底改写了福建二十世纪下半叶美术史   1955年孔继昭(二排左第三人)和鹭潮美术学校第一届毕业生照 “艺术是生命的映照,一生曲折的经历,造就了独树一帜的画法”   高超的艺术造诣,独创“杨家样”画法 我父亲的作品得到很多大师真传,尤其深受傅抱石先生影响,继承了中国山水画的传统精髓,把精辟的山水画造型能力、构图创作能力加入西方主次分明、虚实有度的立体感画法和正确的透视法,将国立艺专的学院派画风和恩师创作精神在“杨家山水”皴法中得以结合,开创了独特的杨氏山水的新画风 上:鼓浪屿之春-1 (杨夏林创作) 下:鼓浪屿之春-2 (杨夏林创作) 为绘画创作,执着不懈 在重庆艺专时,我父亲的创作精力最为充沛,画了两千多张的山川大河作品;后来因长期居住在鼓浪屿,礁岩鼓浪及福建等地的自然风光,为他提供了丰富的艺术创作素材和主题;办校时期,为了专心教学和绘画创作,还特意辞去校长之职改任副校长;即使在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及动荡的文革时期,不得不参加拉板车劳动,我父亲仍将心思放在画画构图上,白天观察深根苍虬的榕树,浪涛汹涌的大海,晚上回去就将白天所观之景进行艺术和心理的再创作,赋予了榕树新的生命,也创作了满纸涛声的大海 鼓浪洞天 (杨夏林创作) 礁岸惊涛 (杨夏林创作) 古榕易状,大海难摹,一个静而形有本,一个动而迹无痕,一静一动,堪称一绝在美国期间,多有榕树和大海等作品面世,美国媒体看过我父亲画的榕树作品后,更称他为“中国的榕树之王”,他所画的大海更是“中国一绝”,仅靠水墨勾勒,就能塑造出鸿篇巨制的“小说式图画”,内容丰富而又百看不厌;美国邮政局特为他发行纪念邮票,称赞他是“鼓浪屿之子”! 左:榕树  (杨夏林创作) 右:美国邮政局发行的杨夏林纪念邮票 辉煌的艺术成就,造就不朽丰碑 80年代在画室创作的杨夏林 我父亲创作了很多关于鼓浪屿的代表作品,如《鹭江渔火》、《碧海长堤》、《鼓浪屿之春》、《鼓浪洞天》、《海上花园鼓浪屿》等数十张都是取材于厦门鼓浪屿风光;作品《鹭江渔火》、《在空袭下坚持学习》入选第二届全国美展;《榕荫远眺》为中国美术馆收藏,多幅画作被人民大会堂及国宾馆收藏;1962年,应邀为北京人民大会堂福建厅创作描绘厦门鼓浪屿巨幅屏风画,为此他上山下海,走遍鼓浪屿边边角角,将鼓浪屿大海、榕树、礁石、洋楼等一 一录入一本本的写生稿中,才有最后向全世界震撼呈现的《厦鼓风光》! 杨夏林珍贵写生稿 周总理在人民大会堂《厦鼓风光》前 一生功劳,却愧对妻儿 我父亲为画画投入了一生的热情,为学校倾注了一生的心血,直到1989年退休才离开鼓浪屿去美国和我母亲会合,1997年再回时刻梦牵魂绕的鼓浪屿,虽然在艺术和事业上算是取得了一定成就,但对妻儿却充满了亏欠,他自己说“我这一生中最愧对的是我的妻子儿女“ 杨夏林独白 无论是创办鹭潮美术学校,还是后来的福大厦门工艺美术学院,杨夏林校长和这座学校培养了无数美术人才,为福建乃至中国的美术教育树立了一座不朽的丰碑;可以说杨夏林校长“一生只做一件事”的贡献伟大而又不可复制! 正如徐里先生(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常务副主席、秘书长)说的: “杨夏林是学校的骄傲,厦门的骄傲,福建的骄傲如今,杨夏林创办的学校还在不断发展壮大,将来还会培养更多的工艺美术人才画家杨夏林,美术教育家杨夏林,遗留的双份财产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