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称不确定被奸 退休惩教当庭释放

2017-11-01 02:13:12

日前因陪审员错行公众通道而重审的退休惩教署职员涉强奸亲女案,17日传召事主时再有戏剧性发展事主作供称对案情记忆不清楚,控方发问不足一小时后放弃举证,被告获判五项罪名不成立释放有大律师响应媒体查询指,证人上庭后反口常见,有发假誓或误导警察之嫌,但因要证明蓄意说谎有难度,未必会被检控 涉案60岁被告被控三项非礼、一项对16岁以下儿童作猥亵行为和一项强奸罪,事主X现年19岁控方指案件始于2008年奥运期间,女儿当时九岁,被告在深圳家要求抱她时摸她胸部、乳头和阴部同年,被告捉紧女儿手为他手淫2009年,被告伏在女儿身上在她双腿间磨擦阳具,另一次他舔和吻女儿下体,又强行把阳具插进女儿口中2013年被告带女儿来港办理身份证,其后在公屋家中强奸女儿 不过X17日被问到2008年奥运期间的事,她直言时间久远,当时年纪尚幼,并因家庭争执和学业而承受精神压力,故记不清楚事发详情和时间她称早前向警方录口供时记忆已不清楚,一直抱着不确定心态作供,内容不肯定正确 控方问X知否父亲因何被捕,X答因涉嫌强奸她,但她说不确定有否发生她说去年1月社工怀疑她遭父亲虐打,带她入院验伤,入院前她曾向社工说遭强奸一事,但当被问想不想报警时,「我系多次拒绝」至于为何对社工说被强奸,X解释其实指不合法和过度触摸,例如摸胸部、腰和大腿,不过她指父亲只曾在抱她时摸她腰部 X又供称,父亲涉嫌强奸她当晚,只是与父亲相反方向睡同一张床,没发生特别事 证人上庭后失忆或反口导致检控失败,最经典是指控商人杨受成恐吓禁锢的「失忆证人」林义钧案该案于1995年审讯时,林突然失忆拒作供,结果杨获判无罪,林则因藐视法庭一度判监六星期,上诉改判缓刑 有大律师表示,本案女事主若在庭上说谎,有机会被控发假誓,若是在警署录口供说谎,则是误导警察,唯是否检控要检视所有情况,「唔应该因为健忘而告佢」虽然证人上庭反口常见,但过往检控也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