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被保释!“晚舟”激荡中的观念碰撞

2017-09-22 13:24:04

经过三次开庭之后,孟女士昨天(当地时间今天)终于被有条件地取保候审了这是法治的胜利,也是个好消息,虽然保释条件多达16条、保释金额高达千万加元我们祝她能在接下来的引渡程序中也有好运 这个结果很好,作为同胞,大家都是欣慰的,无需多言我想说的是在整个过程中发生的一些匪夷所思的插曲,以及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最为有利 因为在这次的“扣留”事件中,我发现了一个很有意思和值得思考的现象:由于双方观念上的差异,使得整个过程显得南辕北辙的,最后逼得加国法院不得不在第二次的保释聆讯开庭前罕见地放了一块中英文对照的提示牌:“INDEPENDENT JUSTICE,PLEASE RESPEC(中国司法独立,敬请尊重)” 加国法院为什么要放这样一块提示牌呢 依我的观察,原因至少有以下几点: 一是加国认为这是一个刑事案件,已经进入司法程序,是司法部门的事,政府无权干涉,但中国的许多网民甚至外事部门却多次要求加国政府放人 一个司法案件,你让一个原本没有权力干涉司法的政府做放人的事,是不是显得我们有点太无知和不可理喻了你以为这是在中国啊,领导一句话就OK了这是其一 二是中国外事部门指责加国政府总理特鲁多已提前知道了孟女士要被扣留的消息,但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按外交惯例知会中国驻加使馆,而在加国人的观念里,刑事案件在侦结前处于保密阶段,泄漏司法机密是要吃官司的,总理也不例外(同样地,美国法院向加国司法部门发出扣留孟女士的申请也不会知会特朗普)加之孟女士也已在第一时间申请了法院的保密令并获法院批准,如果泄漏,同样要吃官司 这一点涉及司法常识,我在后边会举例深谈我在这里要说的是,这样的抱怨,除了暴露出自己对常识的无知,就是强人所难了,没有一点益处 三是有不少中国的网民和官媒都认为,加国替美国政府扣留中国公民是没事找事,故意找碴,而加方司法部门则认为他们是在履行美加引渡协议的法律职责 这一点也是个常识问题司法是司法,政府是政府许多人肯定又是在用国内思维来看加国了 四是在第一次开聆讯庭时有不少华人在外抗议、要求放人,加国法院认为这是在干涉他们独立办案 关于这一点,我只能说是这些人白在加国呆了,虽然已宣誓效忠枫叶国,但思维方式还是中国的 从这四点可见中加在观念上的巨大差异,逼得人家法院不得不竖起一块提示牌来提醒这些人:这是在加国,不是在中国   如果这事放在台湾,上述情形就不会出现因为台湾人都知道,他们的司法部门也是独立运作的,不允许政府部门干涉、媒体或个人干扰,否则就是触法,会面临司法指控 这方面的典型例子就是2014年马英九在任上遭台北地方法院以“泄密罪”传讯和当时的最高检察长黄世铭因“泄密罪”被判刑 泄了什么密呢 我们的许多大陆人可能想象不到——其实就是马英九在记者会上大义凛然地指责立法院长王金平“关说”时不小心泄漏了当时还未侦结、仍处于保密阶段的特侦组监听王金平之事,顺带还牵出了特侦组是非法监听,导致特侦组的解散而马英九的泄密又是因为黄世铭将司法秘密报告给了马英九——什么检察总长不能向总统汇报侦察中的司法案件对,没错,因为法律规定处于侦察中的案件不能向任何人泄漏,哪怕TA是总统!于是马黄两人犯了连环泄密罪——即,检察总长泄密给了总统,总统又泄漏给了他人只是由于马英九当时是在任总统,具有司法赦免权而暂时逃过一劫,而黄世铭就没那么幸运了,最终被判刑1年零3个月,得易科罚金45万新台币(约9万人民币),最后以交罚金的形式代替了坐牢而马英九卸任后,刑事赦免权消失,台北地方法院又开始对他司法追究2018年5月15日,马英九因“泄密罪”被二审判刑4个月,易科罚金12万元新台币(约合人民币2.4万元),仍可上诉,缠讼至今 (2018年5月15日,马英九因“泄密罪”被二审判刑4个月) 从这个例子就可以明白,加国总理特鲁多为什么没有把自己知悉孟女士被扣留的事在第一时间知会中方使馆了,除非他想面临司法追究 但我们的外事人员包括高级外事官员显然不了解这一点,结果就出现了我们看到的状况:一方指责、要求放人,一方则仍按程序开庭、竖牌子而这种状况的出现,都是因为双方观念上的巨大差异所致而这种观念上碰撞和坚持,除了逞一时的口舌之快,其实对案件的妥善解决并无裨益,应该引以为鉴,让司法案件回归司法,在法律的框架下尽力为孟女士提供一些帮助和协助,为她争取一个好的结果才是上策 至于有消息说特朗普今天夸口说,如果必要,他可以对孟案进行干预,我们听听就好了因为,如果他真能干预美国司法的话,调查他“通俄门”的检察官不早就收手了,何至于闹到今天被弹劾的地步我们需要做的,仍然是从法律专业的角度做好准备,争取法律上的最后胜利 最后,愿孟女士能平安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