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閱覽校園活動五四青年節

因為愛小家,所以更愛大家征文

發布者微信
  • 發布時間:2015-11-03 22:01:00
  • 發布者:吾愛
  • 微信號:wuai-yazhu.
  • 瀏覽量:
  • Tags:
  • 分享到:
  •   公告:

    

 回顧一生的經曆,回顧在圖書館30多年的職業生涯,我感慨萬分。退休在即,我對圖書館越發留戀,並非老馬“戀棧”,實在是割舍不下那幾十年來的情愫:我愛自己的“小家”,更愛圖書館這個“大家”,魚,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魚和熊掌我都愛,都想得到,且無怨無悔,願死生相隨……
先說我的小家。我與我老公是在上世紀70年代插隊蘇北農村時相識的。我們在一個大隊當赤腳醫生,為農民治療血吸蟲病,在一起搞牆報,他的睿智、堅韌和厚道很快動搖了我“一心一意”接受貧下中農再教育的堅定信念——我倆結下“革命友誼”,繼而“私定終身後花園”。那份“山渣樹之戀”純真的愛,伴我度過了那段艱難的蹉跎歲月。
其後,因在血防工作上作出成績,我倆陸續被公社推薦上學,畢業後當了教師,80年代初,又相繼調回南京,我老公在省級機關工作,我則調到了圖書館,一家三口,加上我婆母,其樂融融,日子過得平靜而幸福。
不料天有不測風雲,1992年初,我老公突然胃大出血,經手術切片檢查,竟是胃惡性淋巴瘤,且已到中期,當即入住省腫瘤醫院。在他生死未卜兩年多的化療期間,我刻意強化自己性格中樂觀堅毅的一麵,我雖然背地裏哭過很多次,但從來沒在他麵前流過一次淚。每天早上,我會為他送去湯湯水水。我知道他總是站在腫瘤醫院12樓幹部病房陽台上,望眼欲穿地盯著醫院大門口我必經之地,所以我總是提前調整好自己的情緒,然後笑盈盈地出現在他麵前。晚上下班後,我還要去醫院陪他說說話解悶。回到家中,還有老人小孩、一大堆的家務事在等待著我,天天要忙到半夜。一段時間,我愛人因白細胞急遽下降而無法繼續化療,醫生告我“要有所準備”,我老公的情緒也十分消沉。我百般鼓勵他要好好地活下去,為了讓他能繼續治療,我四處求醫問藥,在醫院出現血荒的時候,我到處去找血漿,又找人為他輸血……三分藥物七分精神,我執著的愛幫助他終於走出了死亡的陰影。
許多人都說,媳婦和婆婆是天敵。然而,在我家卻是婆媳情深。我婆婆是一個知書達理的職業女性,心地善良,對人很好。我是獨女,自小倍受家人寵愛。初為人婦到婆家時,婆婆對我憐愛有加,並多次背地告誡我老公,要他對我好。我也多次對婆婆說:“我從小母親不在身邊,你就是我媽。”偶爾我與老公發生口角,婆婆鐵定是站在我這邊的。我兒子大學畢業後去了國外讀書,家中成為“空巢”。每次婆婆住院,我為了不讓我老公勞累,值夜洗浴,吃飯喂藥,裏裏外外,上上下下,全是我一手操持。有時婆婆大便弄到身上,我一邊幫她洗,一邊還不斷安慰她不要急。同房病友屢屢誤以為我是我婆婆的女兒,我老公是女婿,在得知真象後,無不感歎噓唏:現在這樣的媳婦太少了。為此,我家多次被南京市鼓樓區評為“尊老好家庭”。
令許多人感到意外的是,我在家庭遭遇如此重大壓力之下,學習和工作竟也在不斷進步。在我愛人生病前夕,我讀完了圖書館專業夜大專科,又完成了北大圖書館函授專業本科學業,逐漸成為單位的業務骨幹,並被提升為部門副主任,還加入了中國共產黨。1991年,在全國黃鶴杯圖書館專業知識競賽中,我連過數關,獲得編目個人第五名、團體第四名的好成績。業餘時間,我勤學不綴,先後在全國和省一級學術刊物上發表論文20餘篇,多次獲得全國和省級論文獎,多次參加課題研究,獲國家獎項,家中各種獲獎證書一大摞。我多次參加省級機關和社區演講比賽並獲獎,還多次給圖書館大專班的學員講專業課,給本科學生指導畢業論文。 1996年,我被破格晉升為圖書館副研究館員,幾年後,又順利晉升為研究館員,成為當時全省圖書館界為數很少的女性正高級人才。2003年,我被省圖書館學會會員代表大會選為省學會秘書長。任職期間,每年都有針對性地策劃和組織全國性、跨地區、全省性各種類型、各個層麵、豐富多樣的學術活動、評獎活動,舉辦各種報告會和培訓班,與國內外圖書館有著聯係與合作,學會工作年年有創新,有好幾項活動在江蘇都是首次。通過這些活動,培養了大批專業人才,提高了圖書館學術水平,在全國和全省圖書館界產生了積極影響,有效地推動了圖書館事業的建設、發展,取得了較好的成績,省學會連續八年在中國圖書館學會組織的年會中獲組織獎,受到表彰,2001-2009連續兩次被中國圖書館學會評為“全國先進學會”。
有人曾問過我:“你這麽大年齡了,成天精神抖抖顛顛簸簸的究竟圖什麽?”我也曾問過自己,是習慣行為,還是性格使然?其實,這都不是主要原因,最根本的,還是心中那個為之“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才下眉頭又上心頭,揮之不去的“圖書館情結”。
光陰荏苒,今年1月19日,是我與老公結婚33周年紀念了。我笑問我老公想送點什麽給我。這個書呆子是“秀才人情紙半張”,一張祝福卡上寫了四句打油詩:“與君結連理,斯世願足矣。唯盼有來生,我要再娶伊。”在“謝謝你對我的愛,今生今世我難忘懷”的樂曲聲中,我倆“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從四隻已不再年輕的眼中,流淌出的是濃釅得化不開的深沉的愛……
我愛圖書館!我愛我家!

上一篇文章:敢做敢青春征文

下一篇文章:五水共治社會實踐報告

相關內容